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三百四十一章 牧太傅与何太后的较量
    太后娘娘有请?

    牧山闻言,微微眯眼,眸光斜睨了一眼眼前的老欧,这是何太后手下最忠心的嬷嬷,他认识,所以他并不怀疑这句话的真实,心中微微一沉,仿佛在衡量一二。

    别人的面子他可以不给。

    但是何太后……

    这个人在他的心中终究是不一样。

    “主公,乘胜追击!”胡昭看到牧山陷入沉思,心中一动,连忙低声劝谏道。

    大好机会,要是错过了,未必还有下一次机会。

    今夜一战,苦战如今,牧氏已经大获全胜。

    最好的结果,那就是牧山利用这一份圣旨,直接废除当今天子的皇位,扶持陈留王上位,陈留王可没有光熹天子的根基和能力,牧山足以挟天子以令诸侯,届时可堂堂正正掌朝廷。

    “蔡老家伙这一关不好过,他摆明了要保当今天子,我们威逼天下下诏,退位之前,必须拿下他,他终究是景儿的岳父,与其弄得一个的血染宫城,还不如看看我们太后娘娘如何说!”牧山沉思了半响,低沉的说道。

    这一句话说出口,无论胡昭还是蒋路,都无法辩驳。

    的确,这话有道理。

    他们陈兵宫城之外,随时可入宫,但是过不了蔡邕这一关,想要逼迫天子下诏退位,根本是不可能的,要是真的弄得蔡邕血染宫门,恐怕牧景这一关都不好过了。

    “带路!”

    牧山踏步,上了马车。

    “主公,还是要小心,万一……”蒋路拉住了牧山。

    “不怕!”

    牧山沉声的道:“我就算受伤了,能杀我的人也不多,就算他们侥幸得手了,我牧氏还有少主,但是这皇宫就注定要血流成河了,我相信太后娘娘不会这么不智!”

    宫门中兵马陈列,看着的牧山的马车而去。

    蔡邕算是松了一口气,如果牧山蛮横而入,他还真挡不住,说到底牧山还是给他这个亲家三分薄面,不然雒阳城如今还没有几个能挡得住他的脚步。

    “希望太后娘娘能说服他!”蔡邕如今只能寄托这一点。

    他始终昂然不动,就站在这宫门之中。

    这事情一定要有一个结果,要么他和天子一起死,要么就保住当今天子的位置,没有第三种可能性了。

    ……

    天色越发幽暗,这是黎明前的黑夜,伸手不见五指,让人看的绝望。

    长秋宫中。

    一盏一盏的油灯闪烁,长廊处,宫宛上,到处都是灯火通明的光芒。

    何太后,三十如花,高贵优雅,娇艳成熟,正是女人一生之中的最璀璨的岁月,绽放出自己最美的时候,它盘坐在铜镜之前,一遍一遍的梳理自己的妆容。

    “娘娘,我去杀了他!”

    黑衣少女,悄然静立,站在旁侧,半响之后,才低沉的说道。

    “你能杀他吗?”何太后的声音很沉,她一边画着自己的月眉,一边幽幽的道:“南阳暴熊,岂会是泛泛之辈!”

    “他在宴会上被刺杀,已经受伤了,我手下有七个内劲巅峰的刺客,出其不意之下,必可取其性命!”黑衣少女道。

    “然后呢?”

    何太后对着铜镜,抿了抿朱唇,漫不经心的问道。

    “然后?”黑衣少女沉默不语。

    “然后牧龙图发兵,把雒阳城杀一个血流成河,谁挡得住!”何太后问道:“哀家是想要保住陛下,不是想要两败俱伤,这牧山别管能不能杀,都已经杀不得了!”

    “可是?”黑衣少女有些不甘心。

    “你出去吧!”

    何太后摆摆手,道:“让你手下的人戒备长秋宫四周,任何人不得打扰哀家,包括陛下,另外宫宛之中,所有人都给哀家撤出去!”

    “太后娘娘?”黑衣少女瞪大眼睛。

    “去!”

    “诺!”

    黑衣少女拱手领命,走出内殿,着急了长秋宫所有的人,包括小宫女宦官,一一撤出去了。

    牧山坐着马车,缓缓进入了长秋宫的宫殿之中,在宫宛门口停了下来。

    老妪躬身的说道:“太傅大人,长秋宫到了!”

    “到了!”

    牧山揭门帘而走下马车,看着这长秋宫门,心情莫名的复杂起来了。

    这宫里面有一个女人,他实在不太像面对。

    可终究躲不开。

    “太后娘娘正在里面等着太傅大人,请!”老妪伸手指着里面,做了一个礼仪,毕恭毕敬的说道。

    “带路!”

    “娘娘说了,请太傅一个人进去!”老妪低声的道。

    “你家娘娘不会给我一个鸿门宴吧?”

    牧山冷笑。

    “太傅大人,请!”老妪不卑不亢的说道。

    牧山跨步而入,走进了长秋宫的长廊,长秋宫是太后娘娘的寝宫,这个宫宛之中宫女宦官应有不少,可此时此刻,冷清清的,一个人都没有。

    牧山跨步直入,他感受不到很多的危险,他也相信那是一个聪明不会寻死的女人。

    他穿过了几个宫殿,终于来到了内殿门前。

    内殿之中,灯火通明,灯光把一道身影拉得很长,牧山知道,这是何太后的身影。

    “臣,牧山,求见太后娘娘!”牧山做足了礼数,殿前求见。

    “牧太傅进来吧!”

    内殿之中,传来了何太后幽幽的声音。

    “诺!”

    牧山推开了左右横门,门前脱靴,跨步而入。

    内殿本就是太后的寝宫,摆布的很清雅,软塌,屏风,书架,字画,梳妆台,蒲团,花盆……一应俱全,这骤眼一看,就是一个才女的闺阁。

    如今的何太后,当初的何皇后,乃是南阳何氏女,南阳何氏,屠夫之家,有武将之名,却非世家豪门,可这并不代表何太后的才学,当初何太后能得显得宠幸,与她的才学有很大的关系。

    她也是一个才女。

    “牧太傅,请坐!”何太后跪坐案前,脸上露出一抹微笑,伸出青葱白玉的小手,指了指正对面的位置。

    “臣不敢!”

    牧山跨进来第一步,心中那一股有一股被酒气凝聚的欲望,但是他克制住了,他眼观鼻,鼻观心。

    从他走进来开始,这就是一场较量。

    男人和女人的较量。

    牧氏和皇室的较量。

    胜败如何,决定明日上朝的格局。

    “牧太傅都敢挥兵逼宫了,坐在哀家面前,倒是没有胆子了!”何太后嘴角弯弯,扬起一抹千娇百媚的笑容。

    牧山深深的看了何太后一眼,大马金刀的坐下来了。

    何太后说的没错,他都有胆子挥兵包围北宫,也不必在何太后面前太拘谨了,今日,他是来逼迫天子退位了。

    “听说牧太傅喜爱因饮酒,这一坛酒,可是宫中的美酿,牧太傅尝尝!”

    何太后拍开了案桌上的酒坛,亲自给牧山倒酒。

    牧山沉默。

    何太后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意外,她笑了笑,她的笑容很美,美了有些妖艳:“牧太傅是不喜欢这酒,还是不敢喝,难不成牧太傅还怕哀家在里面下了药?”

    牧山想了想,举起了酒盏,却停住了,他看着何太后:“陛下要杀我,诛我九族,我还能相信太后娘娘是不知情的吗?”

    何太后闻言,她自己给自己倒上了一盏酒,一口而尽,这才道:“此事哀家真的不知情,儿子长大,总有自己的心思,可他不懂,这天下,他还担不起,哀家从来没有想过对付牧太傅,因为哀家知道,只有牧太傅才会扶持陛下!”

    “我相信你!”

    牧山把这一盏酒喝下去了。

    这一盏酒喝下去,他顿时感觉浑身火热热的,今夜喝得酒太多了,惊魂之间倒是清醒过来了,可如今这一沾酒,又把他体内的酒劲唤醒了,他的欲望越来越强。

    “牧太傅今夜兵围北宫,总有一个说法吧!”何太后继续倒酒。

    “陛下要下旨杀我全族,我该不该弑君?“

    她倒酒,自己就来者不拒,又一盏酒下肚子了,他瞳孔之中的血丝越发的强盛。

    “如果哀家想让牧太傅改变主意呢?”

    何太后的俏脸也绯红如烟,媚眼如斯,她浑身散发出来的风情仿佛点燃的一些东西。

    “凭什么!”

    牧山酒劲越发强盛,他心中的怒气也炽热,浑身如火烧,那血液都在燃烧起来了,他强硬的意志也在消散,一声声的怒吼起来:“他要杀我,他要杀吾儿,他要屠我全族,我凭什么要放过他!”

    何太后站起来,她捏着裙摆,款款而近,一双玉手趴在了牧山的肩膀上,朱唇在牧山的耳边吹着香气,幽幽的道:“哀家如果把自己都送给你了,你可否放过他?”

    “太后娘娘,臣喝了不少酒,你最好不要招惹我!”牧山的意志还在顽强,但是他已经感觉自己的心跳都不属于自己的了,他强迫自己的冷静,强迫自己不敢去想那禁忌的一幕,那一步跨出去,万劫不复。

    “哀家在酒里面的确下了药!”

    何太后硕大的雪峰在依靠在牧山背脊上,她的双手,在牧山的胸膛摸索,幽幽的声音更是点燃导火索的引线:“烈焰散,宫廷禁药,当年巫蛊之祸留下来的,任何人沾上了,非男女交合而不解,三个时辰之内,必然浴火焚身而死!”

    “你在挑衅我!”

    牧山反手抓住了脖子,体内仿佛有一股凶兽要爆发出来,整个身躯很恨你把何太后压在了草席上,一双眼眸赤红,看着那一张近在咫尺的俏脸。

    “保住吾儿的皇位,哀家就是你的,你一个人的,生生世世,至死不悔!”

    何太后丝毫不惊,她的玉手抚摸着牧山的四方大脸。

    “你说的,日后不要后悔!”

    牧山身上的狂性彻底爆发,他狠狠的撕裂了两人的衣袍,直接把何太后横着抱起来,丢在了软塌之上,整个人如虎如狼,一声怒啸,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