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唐残 > 第246章 意恐2
    回到广府的周淮安第一件事,就是不停的接见和听取自己名义下那些部属,和各种事务官吏的汇报和陈情,以对眼下的局面有一个更加深入的掌握。

    而这些人主要是从周淮安所推行的各种大型工程中,锻炼出相应的管理和协调、调配的经验。毕竟,在这个生产力有限而技术不发达的时代,想要进行大规模的集体劳役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稍有疏忽各种累死、病死、营养不良,乃至意外和事故造成的死人也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因此,一旦在这种大型项目和集体劳动当中锻炼和选拔出来之后,就会是日后各级亲民官的天然候选和潜在基础了;毕竟,以这个时代普遍的治理水平而言,也不过是将集体劳动中的各种管理制度和经验,放大推及到一县,一乡之地之地而已。

    反正现在岭东各州义军治下的地方豪族大户已经被清理的差不多,正处于某种无为而治的休养生息状态下;倒也不像传统外放的州县官吏一样,要把很大一部分精力用在,与那些地方上的豪族缙绅们周旋和博弈上;往往取得取得了相应认可和配合之后,才能达到基本政令的上通下达和治理手段的进一步施展空间。

    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只要按照过往的经验萧规曹随式的,继续组织好生产活动和地方建设,然后传达和承当一些来自义军上层的征集和调派性的人物就行了。这就是集体编管制度所带来的好处所在,每个位置上的人都知道自己需要做的事情。

    因此,相比一切尚且按步就帮的潮循地区,真正比较乱的反而是广府这里。而米荒只是表面上的现象和问题,更深层次原因是留守司所代表的官面力量,对社会底层开始失去控制和有限的掌握了。

    要知道周淮安仅仅领兵出征了三四个月而已,城内的治安情况和社会秩序就急转直下了;原本被狠手镇压和清理掉的破皮无赖、混混闲子什么的又开始冒头出来了,还有地下帮伙和结社什么的也呈现出死灰复燃的迹象。

    作为与之相关联的左右巡城司下属巡禁队,更是迅速糜烂的让人觉得触目惊心;除了挂在自己名下的那些胡孽子,因为只接受三江军的管理和训练而还堪可一用之外,其他巡禁队里的名目简直就是一团污滥;各种亏空吃饷寄名托身的沉渣泛起几乎是又卷土重来,而回到之前官府治下的局面了。

    这其中既有孟楷大量抽调走巡禁队里,那些旧属义军士卒以补充麾下各营团的缘故;也有在林言手中不加仔细择选和甄别,再度补入大量滥竽充数或是鱼目混珠之辈的原因。

    因为,他甚至不是从城外郊野那些义军屯庄,或又是相对质朴单纯的乡民丁壮里招募人手,而是在某些头望人物和七拐八弯交好的关系户担保、托请和举荐之下,轻率的大笔一挥就让那些城中来历不明或是身份可疑的人等,成批成群的加入到巡禁队当中;

    进而将那些原本还算努力的老队员,给迅速挤兑和稀释掉,而再也无法发挥作用或是派上用场了。但是那些老人也不是好相与的,于是迅速抱团起来与之对抗和争斗。由此,也闹的是巡禁队里人心纷乱,而无心维持日常的基本勤务和职能了。

    至于林言由此从中受了多少好处,又得到多少利益输送和捆绑,或是为人所蒙蔽和欺瞒什么的,就实在不得而知了。据底下人禀告光在这段时日里,挂他名下的产业就足足增加了十几处;但是这丝毫不能影响周淮安接下来快刀斩乱麻的一番决心。

    因此,周淮安开始坐衙办公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召集巡禁队全体成员进行点阅,并宣布逾期未到的就地开革;然后下令负责驻留在外郭小东门的校尉罗念,就近引入随自己回归的三个新营士卒,由柴平负责带领维持城中秩序和弹压可能的变乱、骚动。

    当走马灯一般轮番出现在他面前的信使和文吏,还有聚集在他面前议事的一众部下人等,都相继领命散去之后,这处署衙总算是有重新恢复了清净和安宁。

    “柴兄弟,接下来一切就交给你了。。”

    周淮安意味深长对着落在最后的军主簿柴平交代道。

    “定要确保除恶务尽,再还世间一个清平。。”

    “管头尽管放心,我定当让那些败坏义军名声的害群之马,一切无所遁形”

    柴平却是相当郑重其事而浑然不觉的道。

    “那就好了。。”

    周淮安点头道。

    “留守司那边也无需当心什么。。一切自有我担待着。。”

    至少经过了安南这一番的并肩战斗,并且见识和经历了许多了人和事物之后,他也变得更加成熟和沉稳起来;至少没有像过去那般非黑即白式的,对此表示出更多惊讶和质疑的态度来。

    留在署衙里又继续处理了一整夜的积压事务和亟待批转的文书之后,满脸倦怠的周淮安这才在第二天日上三竿的艳阳高照当中,慢慢舒展着有些僵直酸竣的身体,而踏上了前往城内住所的马车。

    待到被马车摇曳的有些昏昏欲睡起来的他,重新被唤醒而走下来的时候,就已经在临时住宅的内门之中了,当然了虽然是“临时”的住宅,那也是内外数进而左右各有数重跨院,带有园林和花苑的所在;而具列在一众仆人和护兵之前,如同鹤立鸡群般犹如团花绽放的两大一小,也让他不由得精神一振起来。

    “恭迎主上归府。。”

    “领军万安全福。。”

    “拜见管头。。”

    有段时间不见之后,周淮安终于发现自家的小挂件又长大了一点,不仅是个头上的还有其他方面的;

    两颊渐有些婴儿肥式丰润起来的稚气小脸上,细致而精巧灵动的眉眼,挺翘的鼻尖和如蕊唇儿,还有被养得润泽皎然的体态和肤质,看起来十分衬搭青黄锦绣的百织裙衫;真当得上是花貌雪肌的形容和隐然古典仕女画卷中人的错觉。

    就像是那种老农打量着自己一手浇灌出来,水灵灵好苗子的欣慰眼光和期许的心情一般。周淮安脑海中却已经浮想出到了晚间要将其,像是大号手办一般摆布和装扮成各种姿态的情形了。

    相比之下牵着看起来已经换过一茬毛色涨大一圈,而不停穿梭在自己脚边摇尾巴蹭身体的熊狼狗,的骷髅精就有些令人失望了,依旧是那么披头散发而蜡黄干把的样子;都不知道这半年多吃进去的那些食材都跑到哪里去了,还穿了一身根本看不出身材来的男装,就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这身是如何的。

    当然了,周淮安看起来最为顺眼和贴心的,无疑还是姐妹花一般挽着小挂件娇俏依旧的小侍女青萝儿;只见她一身稍显婀娜妩媚的天青散彩流花及胸曳裙和素白半臂,一时间明眸如水而颜若花寐,自有一种俏立无言含情的味道,而让周遭的氛围都变得有些温柔款款起来了。

    “奴奴恭迎郎君得胜班师。。”

    望着巧言笑兮摇曳款款下阶相迎的青萝,周淮安脑中突然产生了某种二次元式的幻听。

    “请问主人,是想吃饭呢,还是想洗澡,或是吃我呢。。”

    “我都要。。”

    他不由自主的喊出声道。

    “嗯额,我饿了,也困乏了。。”

    然后就不由分说的拉着有些错愕不禁,又有些娇羞不胜的青萝往里就走。而径直把唇儿微微有些嘟囔起来的小挂件,以及表情有些复杂而似在叹息和庆幸的骷髅精,还有径直往狡辩蹭来蹭去的熊狼狗,都给统统丢在了身后。

    然后,这一顿洗去风尘的澡就洗的特别的久,径直从上午一气洗到傍晚时分上。顺着水道送进来的餐点盘子已经换了三个,而保持汤池温度的锅灶也一直烧到了天昏黄起来。

    虽然处于长远发展和养成的考虑,依旧没有轻易剑履及第那最后一步,但是作为一个后世“阅尽老湿三百部,不会”的真正意义上老司机、过来人;周淮安有得是慢慢的品尝和进食美味佳肴,好让己和他人都能获得愉悦的手段和技巧。

    “如今城中无处不在传扬郎君的武功与事迹。。。”

    已经被摆弄的满脸潮红而有些脱力的青萝,就像她的名字一般余韵未退偎附在周淮安胸口,而用芊芊指儿无意识的盘绕抚弄着他面庞道

    “就算是教坊中的那些姐妹,也是时刻都有耳闻呢。。都说奴奴是大有福分,才能遇到郎君这般的人物呢。。”

    “是不是,这段时间有人在其中刻意推动和挪扬一般的么。。”

    周淮安突然接口道。

    “似有几分这样的情形,”

    像是之倦怠而惬意猫咪一般的青萝却是应道,

    “那些日子,就连门外售卖早食的小贩,门外野市的乡人,都有在念叨着郎君呢。。”

    “正所谓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周淮安不由得叹息道

    “这怕是想要倒逼我义军内部,横生分歧和嫌隙的一番捧杀手段了。。”

    只要那些人吹捧的越发得力,只怕是留在广府的那两位也越容易想的多了,周淮安正在心道,这时候外间再次传来一个隐隐的通报声。

    “禀告管头,林副使府上送来帖子,称在别宅专门置办了接风宴,还请赏光一二。。”

    周淮安却是心中一叹,终于还是有所反应过来了,有些东西还是不得不要去面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