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医仙小猫妖 > 第四十七喵:凌天十道派
    “真的吗?送给我的礼物?花九九你真的太好了,哥哥们都是瞎子,怎么可以说你是恶魔呢。”

    吕萌萌感动得眼冒泪花,迫不及待的打开朴素的小盒子,“我看看是什么,是……蛇!!”

    菜刀一出,花九被刀上银光晃了下眼,再看过去时,那条小青蛇已经被吕萌萌砍成了两段。

    吕萌萌拍着胸口收刀,“吓死了,盒子里怎么会跑进去一条蛇呢?咦?礼物呢?盒子里怎么什么都没有?”

    花九眼皮耷拉下来,一言不发的看着地上的两段小蛇,她钻了一晚上脏兮兮的草丛,才找到这么一条绿如翡翠的竹叶青,又好玩又好吃的,多好?

    “花九你的盒子里怎么没有东西啊?难道……”吕萌萌茫然的低头看了一眼,然后恍然大悟。

    “难道你送我的礼物就是这个盒子?这个盒子呃……好好看啊,呵呵,呵呵呵。”吕萌萌捧着狗啃一般的木盒子,干笑着。

    花九一爪子把吕萌萌手里的木盒拍到地上,把三色蝶尾金鱼丢给吕萌萌,‘哼’了声扭头就走。

    “花九你怎么了?你等等我啊。”

    “我不认识你!”

    吕萌萌满脸委屈,根本不知道她做错了什么,刚刚的气氛不是很好的吗?

    铛——铛——

    考核院的铜钟敲响,所有学子都往广场上汇聚,这次的黄沙岛考核虽然出了事故,但仍旧根据之前大家在里面的表现给出了成绩。

    最后五百多人之中,通过全部考核可以正式入院的学子一共只剩下一百八十六名,其中一百零三是人修,十七个是鬼修,还有三个尸修,剩下的是妖修。

    但是参加考核的过程中,花九明明记得妖修和人修的数量相当,而且能来报名的妖修都是有修仙资格的,并且妖修在黄沙岛中的考核明明要比人修表现更好。

    为什么最后只留下这么点,花九想不明白。

    此刻,她对于凌天帝尊所定下的鸿蒙仙院院训‘万灵平等,道泽苍生’,忽然开始有点怀疑了。

    跟在队伍后面慢慢走进传送阵,临进去之前,花九手里被塞了一块玉简。

    “拿着,一会办入院手续的时候记得交上去。”

    她刚才就发现,所有妖都会收到这样一块玉简,而其他人就没有。

    来不及看玉简里是什么,花九就被人推了一把,一脚踩进传送阵中。

    眼前一黑,一股拉扯之感袭来,不过三息左右便停了,花九走出传送阵,立刻被眼前大气磅礴的景象吸引了。

    四周的天空中,流光幻影阵中散发的七彩光芒有如一群群色彩斑斓的鱼儿在四周的琼楼玉宇之中游走。

    远处一座座高耸的墨翠山峰,山势险峻,有如饱醮浓墨的写意山水画,山峰间隐约可见修士御剑飞行,饮歌长啸,好生洒脱超然。

    这难得一见的仙境奇景,叫许多第一次来的人发出阵阵惊叹,感叹日后能在这种仙人生活的地方学习,是多么的三生有幸。

    他们这些第三场次考核通过的学子缓缓从传送阵塔楼里汇入鸿蒙仙岛中央巨大的广场上,许多人脸上都浮起惊艳之色。

    新学子松散的站着,仰头四顾,跟周围十个整齐的方阵在气势上形成鲜明对比。

    那些都是前来观礼的往届学子,身着各职业学府统一服侍,整齐的围在周围。或一脸平静,或傲然鄙视的看着这批没见识的新人,心中优越感备生。

    而这些英武不凡,气度超群的老学子又撩动了新学子的心,一个个全都羡慕的看过去,想着用不了多久,他们也能像那些老学子一样,成为修真界中的佼佼者。

    铛——

    铜钟低鸣,广场上的嘈杂声响顿时烟消云散,所有人都朝广场前方的高台望去。

    鸿蒙仙院的司院长岳生海携仙院十位大夫子出现在高台上,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岳生海清了清嗓子,手掐法诀,声音立刻变得洪亮有力,让在场每一个人都能清楚的听到。

    “首先,本司恭喜诸位小友通过仙院考核,并且愿意加入仙院成为我仙院的一份子。本司实际上并不善于在这种场合说话,所以咱们也不要那么多废话,直接进入正题。”

    岳生海顿了顿,继续道:“诸位在今日之前,想必都了解过仙院的一些课程设置。凌天界现如今不分人妖鬼等族群,也不分正邪魔等派别,只分职业道派。严格的说,凌天界有十二大职业道派,但各位都知道,佛道自有修行法门和戒律,故而排除在外。”

    “另一个则是蛊师道派,蛊之一道,传承自凌天帝尊之先祖,非巫族子民不可学,所以也不在鸿蒙仙院教授的范围内。那么,最后就剩下十大职业,分别是剑修,法修,武修,医师,幻师,画师,乐师,毒师,符阵师和傀儡师。”

    “故而,鸿蒙仙院以这十大职业分为十大学府,我身后这十位,便是十大学府的大夫子。诸位小友入院之后便需要根据自己的资质和喜好,选择其中一个学府学习。当然,有财力和精力多修的,可以自己去找各学府的大夫子报名。”

    “接下来,为了方便诸位小友了解十大职业的特点,就由十大学府的今年的头名弟子,为诸位演示一招半式。那么,就由剑府的江山秀先来。”

    岳生海话音一落,众人纷纷朝身着黑色武士服的方阵看去,那个方阵上空扫荡着一股凛冽的剑意,每一个人的目光也是极为锋锐,叫人不敢逼视。

    方阵最前方眉清目秀的双十少女缓缓走出,剑诀一起,身后一把水光长剑唰的出鞘落入她手,只一个起手势,款款的女儿柔美便成了武士拔剑时的生死激烈。

    人群一阵哗然惊叹,台上剑府的大夫子频频点头,剑府方阵的学子们也都不由昂首挺胸,骄傲感澎湃。

    江山秀的剑如同她的人一样,冷艳而孤高,只一剑便将剑修风采展现得淋漓尽致,当这一柄剑舞起来的时候,天地间便只有她这一剑的风采,如龙出云颠,如凤耀九天。

    所有人都被江山秀吸引,一脸如痴如醉的神情,唯有花九无聊得昏昏欲睡。

    闭了会眼再睁开时,花九发现那个江山秀还在秀,忍不住嘀咕道:“老道士的剑可没这么多花架子,丑是丑了点,但是能杀人的剑才是好剑啊。”

    无聊之下,花九想起了那个玉简,赶忙拿出来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