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仙界律师 > 第94章 人性
    “大少爷,您回来了?”

    当齐林出现在莫家的时候,莫家全府都惊呆了。

    不是说大少爷已经战死了吗?

    莫战天第一时间出现在齐林的面前。

    在这个时间段,莫无悔就是莫家重新崛起的唯一希望。

    莫战天对于莫无悔还是很看重的。

    只可惜莫无悔对莫战天却已经没有太多感情了。

    齐林并没有将这种冷漠表现出来。

    原主只是想绿了莫无忧,并没有说要报复莫家。

    莫战天后来的那些做法,对莫无悔来说当然是不能原谅,但对于齐林这种上帝视角的人来说,倒也是正常行为。

    毕竟绝大多数人都会更照顾活人的心情,谁会在乎死人的想法呢。

    这种做法不值得被歌颂,但也不至于被鄙视。

    所以他只是装作激动的对莫战天说:“爷爷,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莫战天老泪纵横。

    他这一生虽然铁血无敌,可功成名就之后过的却实在是坎坷无比。

    寄予厚望的长子战死沙场,天士天赋更加出色的次子又被人暗算,一直卧病在床。

    另外一个孙子莫无忧还是个标准的纨绔。

    这些年如果不是莫无悔给莫家撑着门面,莫家的败落,几乎是所有人公认的事情。

    原主对莫家很重要。

    所以这也是原主死不瞑目的原因。

    但至少现在,莫无悔重新出现,还是让莫战天激动的不能自己。

    “无悔,跟我去书房,仔细说清楚这件事。到底是谁在对付你,爷爷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莫战天说这话的时候,浑身的煞气凝成实质,让齐林感觉到了严重的威胁。

    不愧是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八卦天强者。

    只不过,再强的人,也会有破绽。

    书房。

    当莫战天听完齐林的讲述之后,一双眼睛已经没有了焦距。

    原主会被庾飞瑶设伏的原因很简单:

    天澜皇室暗中有人在给庾飞瑶通消息。

    但这还不是直接原因。

    最直接的原因是莫无忧在边境的时候风~流浪~荡,在一次赌博的时候仗着自己的身份压人,但被压的那人却是庾家安插的探子。

    后来庾飞瑶设计,莫无忧中计,莫无悔是为了去救莫无忧,才陷入了庾飞瑶的算计。

    不然到底也是和庾飞瑶齐名的年轻俊杰,又岂会这么不堪一击?

    在得知完整的事实真~相后,莫战天不知道如何是好。

    铁血杀伐的大元帅,也做不到对自己的另外一个孙子下手。

    哪怕这个不成器的孙子差点害死莫无悔。

    这就是人性。

    齐林看的好笑,但也为原主感到悲哀。

    在他看来,莫无悔就是活的太没有自己。

    对别人太好,对自己势必就会不好。

    殊不知,其他人对你,可没有那么友善。

    人呐,最重要的还是要学会爱自己。

    自私一些,也总比做圣人要强得多。

    原主死前就是一个纯粹的圣人。

    为了家族、为了弟弟,他可以付出一切。

    所以他死不瞑目。

    死后连妻子都被家族嫁给了弟弟。

    “无悔,你准备怎么办?”

    沉默了很久,莫战天才开口问他。

    但这句问话从一开始,就表明了莫战天的意思。

    他若有心惩罚莫无忧,又岂会把这种难题扔给和莫无忧同辈的他?

    齐林心中冷笑,说话也难免嘲讽了一些:“自然是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莫战天明显变得紧张了一些。

    “无悔,你不要冲动,皇室毕竟是皇室。”

    “呵,面对皇室,我当然不会冲动。”

    可要对付莫无忧,他用得着担心什么后果?

    莫战天也听出了莫无悔的意思。

    “无悔,你出事的消息传出来之后,无忧变了很多,他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不听话的孩子了。他开始读书、习武、尊敬长辈,对了,他最近还在给你二叔治伤。你们毕竟是兄弟,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吧。”

    呵。

    说得轻巧。

    就这样过去?

    那公平何在?

    本大律师的信誉何在?

    既然接了别人的委托,那就一定要完成,这点职业道德,齐林还是有的。

    “爷爷,如果我不愿意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呢?”

    莫战天的脸色明显有些不豫。

    “无悔,你现在怎么这么不懂事了?无忧都知道为家族担忧,你却开始胡搅蛮缠了,真是让我失望。”

    齐林愣了一下,忽然拍桌子大笑了起来。

    笑到最后眼泪都出来了。

    连续两个世界,齐林遇到的都是正常的家庭,可敬的父母。

    以至于他都忘记了并不是所有家庭都是那样的。

    曾经齐林在地球的时候,接过一个案子:

    一个十三岁的少年,杀了自己父母和弟弟。

    齐林是那个少年的律师,他问少年,你为什么要杀人?

    少年说:从小我最听话,从不忤逆父母,但他们都习以为常,从不夸我。我弟弟从小就顽劣,经常折腾他们,可只要他正常一次,就能得到父母的夸奖。这不公平,我恨他们。

    这当然不公平。

    这个案子,齐林最终还是败诉了,少年毕竟杀了人。

    但这个案子却久久的留在了他的记忆里。

    从这个案子里,齐林明白了一个道理:

    做人不能太懂事!

    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吃,会闹的孩子才有人疼。

    你太懂事,久而久之,别人都会习以为常。

    你稍微叛逆一些,别人就会觉得你大逆不道。

    相反,一个一直叛逆的人,偶尔正常一下,为父母做一次饭,洗一次脚,就能感动的父母几天都念念叨叨。

    但这些事情,基本是那个懂事的孩子每天都在做的。

    可父母完全忽略了这个懂事的孩子所做的一切。

    因为他们觉得这是应该的。

    这,就是人性。

    莫战天的表现,完美印证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