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诸天仗剑行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浮屠东来
    “护法天尊?”禹天来闻言有些茫然。

    他的这道人属于半路出家,而且并无师承传授,纵使修为通天又创立了偌大一个“太玄道”,对于古老道门流传的一些秘辛却所知有限。

    左慈身形一闪到了禹天来身边,探手入那似包罗万象的袖子里掏摸出一个拳头大小碧玉葫芦,拔出塞子小小啜饮了一口,随即呵出一口浓重的酒气,很是珍惜地收回袖中,然后道:“道门护法天尊一脉单传,在道门内部也只有少数人隐约知道一些。这一脉的职责便是守护道门传承,一旦有危及道门根本的内忧外患产生,便要负责出手清除。这一代的护法天尊便是老道,而那《遁甲天书》便是护法天尊一脉的传承秘法。”

    禹天来早已明白对方的未言之意:“先生此次来试探贫道深浅,莫非是要选贫道为继任者?”

    “不错。”左慈捻髯微笑,连连点头,“老道近年感觉修为已到了突破的关口,说不定哪一日便要结成金丹成就人仙。据老道所知,这一方世界已经容纳不下人仙存在,在老道晋升的一刻,不管是否愿意都会离开这方世界。因此,选择一个合适的继任者已是迫在眉睫之事。老道先前已经选了几人,略加试探之后不是修为不足便是心性不好,直至遇到了小友你。现在只需小友你一句话,是否愿意接受这一脉传承与责任?”

    禹天来低头看看手中的装着《遁甲天书》的石匣,沉吟片刻后道:“非是贫道狂妄,不出十年,贫道也有自信进阶人仙。不足十年的时间,贫道只怕做不了什么事情。”

    左慈的脸上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老道虽是世外之人,却将世间之事看得清清楚楚。十年时间,小友选中的刘辩差不多也能完成一统天下的大业了。到时我道门必然因小友的关系而迎来一次大兴,这便是小友为道门做出的最大贡献了。”

    禹天来暗骂了一声“老狐狸”,这老家伙表面上荒诞诙谐,但心中谋划之远、算计之精都极其厉害。之所以选中自己作为下一任护法天尊,除了他说的心性与修为之外,最后提到的这一项怕才是最重要的原因。

    不过辅助刘辩一统天下已经是他既定的计划,那什么护法天尊的名目倒还罢了,手中的《遁甲天书》却是平白到手的好处,再往外推便是傻子了。

    利害关系霎时间在他心头衡量清楚,当即老实不客气地将石匣收入自己的袖中,拱手施了一礼道:“既然先生如此信任,贫道当仁不让,便接下这为道门护法卫道的重任!”

    “如此我们便一言为定!”左慈见禹天来答应下来,登时喜得眉开眼笑,只是笑容中又隐隐透出些阴谋得逞的得意,“只是还有一件事情老道须向小友交代清楚。老道不久前刚刚得到消息,浮屠胡教有意在天下之争中插上一手,选择一位真命之主来扶植,借以推动浮屠教在中土大肆传播。如此对我道门便大大不利,小友你还须设法处置。”

    禹天来自然明白这本来是他的麻烦事,如今却将这麻烦甩到自己背上,不由得摇头苦笑。同时听他称佛门为“胡教”,显然颇有鄙薄敌视之意。他略作思忖后问道:“佛门东传已有些年月,中土也兴建了几座佛教名刹,但其根基终究还浅薄的很。如今贸然参与到天下之争来,难道不怕给自己招来灭顶之灾?”

    左慈神色郑重了一些:“老道听说此事是由从佛门起源圣地烂陀寺而来的一个僧人发起。此僧刚届不惑之年,佛法与武功皆深不可测,似乎与你我一般触摸到了外景之上境界的门槛。他此次便是为了弘扬佛法而来中土,还为自己取了个汉名唤作‘竺东来’。”

    “竺东来?”禹天来沉思半晌,随后向左慈拱手道,“此事贫道已经知晓,多谢先生提醒。”

    左慈见他沉思后似乎已有定计,便问道:“小友对佛门如何看待?又打算如何对待此事?”

    禹天来斟酌道:“佛学东渐之势已渐趋明显,崇信佛教的中土之人也越来越多,我道门纵使能阻其一时,也终难阻其一世。依贫道之间,泱泱华夏海纳百川,不管是何种文明,只要传入我中土,都会自然而然融入我华夏文明之中,佛学也绝不会例外。我道门与其抵制佛门,倒不如加以限制和引导。他要传教并非不可,却须摒弃外族的那些陈规陋习,遵从我中土的天理国法、风俗人情。

    “至于先生所说我道门利益或因佛门兴起而受损,贫道则觉得若我道门故步自封不求进取,即使没有外来教门竞争,也会为人所弃而自行衰亡;若是我道门自强不息积极进取,即使天下有成百上千教门,也只能唯我道门独尊!”

    左慈鼓掌笑道:“小友好气魄!只是那佛门未必愿意如你所愿般自动自觉地融入我华夏文明,老道方才已经说了,如今他们正筹谋扶植一位真命之主来争夺天下,所图的只怕是在中土独尊浮屠!”

    禹天来微微一笑,笑容中透出一丝说不出的冷厉之意:“贫道既然要定下规矩,自然也有的是手段教会对方遵守规矩。若对方仍冥顽不灵执意破坏规矩,贫道也不介意给对方换一个愿意遵守规矩的人。”

    左慈大笑道:“既然小友成竹在胸,老道便可以安心地求取大道了。去休,去休!”

    在愈来愈高亢,到后来响彻云霄声闻十里的笑声中,左慈的身形在禹天来面前渐渐变淡模糊,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

    禹天来默然肃立片刻,向着左慈先前站立的位置恭敬施了一礼,随后举手向远处一招。

    不知何时已经跟了过来,鬼鬼祟祟躲在一丛灌木中向这边偷窥的白鹿“飞雪”立即长鸣一声飞奔过来。

    禹天来飘身跨上鹿背,飞雪用力打了一个响鼻,撒开四蹄一阵风般向山下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