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穿越者的地球攻略计划 > 第326章 疏忽大意
    在很多影视作品当中,有那么一些明明可以坐享完美人生的社会精英总是喜欢挑战极限,然后因为他们的特殊爱好最终招来不幸,其原因可能就和塞拉分析的“无聊论”差不多,这些社会精英早就厌倦了那种掌控一切的感觉,比起“无聊”的本职工作,他们可能更喜欢富有挑战并且需要赌上性命的事情。

    那么,九州星历史上发生过的最具挑战性的事情是什么?登月无疑就是其中之一,而且登上过月面的总共只有十四个人,或许很容易就能锁定永生者的身份。

    “是这个人?他看上去好像和一百年前的这位长跑冠军有些相似。”吴良很快就发现了两个长相相似的男人,其中一位自然是登月的宇航员之一,隶属于宋国,是一个留着络腮胡的男人,另一张照片的年代则早于登月者一百年,照片的主角是当时的长跑冠军。

    “也可能是这个女人吧?她的祖母是一位传奇海盗,立下赫赫威名的同时就英年早逝,然后这个女人和她的那位祖母居然叫同一个名字,她们长得也很像。”萨法在一堆照片之中翻找出两个看上去很像的女子,其中一位穿着标准的海盗装束,照片是黑白的,另一位则穿着齐国航天局的制服,和一群候选宇航员合影留念,照片是彩色的。

    “也许就是为了纪念她的祖母才起一样的名字呢?地球上也有一些人会用自己的祖辈名来命名子嗣,搞不好九州星也有类似的风俗。”吴良可是知道西方有不少国家都有子承父母、祖父母名字的习俗,搞不好九州星也有一些国家有类似的习惯。

    至于长相就更好解释了,祖母和孙女之间的血缘关系那么亲近,相像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十四个人当中一共有六人比较可疑,你们来看看。”就在吴良等人还在整理照片的时候,塞拉已经基本处理好了所有登月宇航员与其他可疑人士的资料,她招呼众人前来查看,同时特意指出了其中六位登月宇航员——

    六位登月宇航员当中有五位都可以在其他各界名人当中找到长相相似的人,那些名人多半都和宇航员是亲戚关系,或者直接就有三代以内的血缘关系,让人无法分辨究竟是否有人是永生者假扮的。

    而最后一位登月宇航员的资料可就有意思了。

    “什么?不详?”吴良诧异地看着塞拉给出的资料,然后将目光转移到塞拉的身上,他可是知道塞拉的本事的,任何在网络上公开的资料都不可能瞒过塞拉的眼睛,甚至就连内网中保存的绝密资料塞拉也能调出来。

    “嗯,不详。不是说这个人的资料找不到,而是我找到的资料实在是太简单明白了。”塞拉摇了摇头,然后认真地给吴良科普道,“一般来说人类的信息是不可能完全透明的,像这位宇航员一样完善、完美的资料有很大的几率是伪造出来的。”

    人类在活动的时候不可能随时都处于摄像头的监视之下,即使是一些重要经历也会处于不明朗的状态,例如一个人路遇贵人最终成为大商人,这个人和贵人相遇的场景究竟如何其他人是不知道的,其他人能够知道的只是这个人认识贵人的事实。

    塞拉当初帮吴良等人伪造身份的时候也故意给他们身上留下了一些空白,只有这样看上去才像是一个正常人的履历,不会在那些情报高手的眼中暴露。

    受到关注的这位宇航员正好就是吕商人,七十年前,他奉命登月,是吕商共和国第一个登上月球的人,也是九州星第二批登上月亮的人。

    这位名叫“顾索”的宇航员有着详细到让人觉得可怕的履历,可以看到他出生于一个军人家庭,自小父母双亡,顾索就一直在奶奶的抚养下长大,直到加入吕商共和国的军队,并最终被选拔成宇航员,整个过程清清楚楚,履历中甚至记载了他的童年玩伴的姓名和参军后关系良好的战友的姓名。

    无论怎么说,这份履历都有些太过于详细了。

    “顺便一提,这并不是我从什么机密文档中翻出来的,只要上网去百科就能查到一样的内容。”塞拉随手打开光幕,找到了百科的页面,她一挥手将百科页面拉到最底部,然后又打开了另一份其他宇航员的百科。

    吴良立刻眯起了双眼,他发现这位名为“顾索”的宇航员的百科页面足足比其他人长了将近二分之一,其中多出的内容绝大多数都是顾索的履历记载。

    “这些信息大多都来自顾索返回九州星之后被采访时的发言和他的自传,这个人似乎刻意要让其他人对他留下深刻的印象。”塞拉的眼睛里满是迷茫,她已经翻看了一遍顾索的自传,发现这位登月宇航员几乎是不遗余力地在描述他的经历,在加上顾索是第一个登月的吕商人,此人在吕商国民中有着极高的知名度。

    “七十年前,那顾索应该已经离世了吧?”

    “嗯,理论上他三十岁出头就离开了人世,但这也正是我怀疑的地方。”塞拉敲了敲桌子,有些不确定地说道,“根据景文心提供的资料来看,高阶巫师应该有能力改变自己的外貌,那个年代的技术也能达到改头换面的程度,一个从那个年代活下来的永生者如果想的话是可以让自己不断变老的。不过我还是认为那个永生者可能会选择‘英年早逝’。”

    “理由呢?”

    “因为他的一段人生已经结束了啊。”

    塞拉指了指资料上显示的顾索,将百科页面划到“登月”的片段之后,接着补充道:“你们看,就拿这个顾索说吧,他在登月之后就一直处于万众瞩目的状态,这种状态下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方便吧?也不能让他更快地进入下一段人生体验新生活。”

    众人之前猜测永生者的目标就是解决“无聊”问题,解决方案正是不断更换职业和身份,而顾索在登月之后,作为宇航员的人生基本上就已经结束了,他成为了一个公众人物,那种会被各种狗仔队惦记的类型,如果这个顾索是永生者的话,那么他很有可能会选择主动结束这段人生。

    主动结束人生之后很快就能投入下一段人生,塞拉认为那个永生者应该不会继续以宇航员的身份渡过完整的一生。

    “也就是说‘英年早逝’的宇航员有更大的几率是永生者吧?”吴良检查了一下资料,发现登月后不久就辞世的宇航员只有三人,其中嫌疑最大的就是这个顾索了。

    就在吴良眼中越来越亮,几乎就要确定目标的时候,洛洛艾却给他泼了冷水:“那你们准备怎么调查他呢?假设这个顾索真的是永生者,那么他已经更换了自己的身份,并且在这近七十年之间可能已经变换了好几次身份,他又不会把自己的事情写在日记里,光是知道顾索是永生者也没用。”

    永生者更换身份时是不会留下任何记载的,否则他们也不用更换身份了,而七十年的时间足够永生者体验许多次新生了,毕竟几千年都过来了,永生者渴求的不是完整的人生,而是人生中的闪光点。

    只要经历过这个闪光点,永生者可能就会主动假死,这样一来七十年的时间已经够他更换好几次身份了,这无疑让搜查的难度无限增加。

    “……”

    吴良皱起眉头,他意识到这件事的复杂程度了,就算能够确认永生者的其中一个身份,也无法顺藤摸瓜将永生者的所有身份全都拔出来,因为永生者所渡过的这些人生都是相对独立的,他并不需要与“以前的自己”扯上关系。

    “没关系,如果那个永生者疏忽大意的话,我们还是有机会的。”塞拉轻轻一笑,然后翻出来九州星各国的户籍系统,自信地说道,“只要那个人敢用以前的名字、以前的相貌,我就能把他揪出来,现在让我们来看看有没有叫顾索又和那位登月宇航员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吧?”

    塞拉稍微闭上双眼,似乎扫描这么多份资料对她来说也稍微有些吃力,并且塞拉并不只是读取人名等文字信息,她还要比对这些人的长相。

    “有了!”

    十秒之后,塞拉忽然睁开双眼,她一挥手在吴良家的墙壁上留下了投影,略显兴奋地说道:“看吧,我就说永生者可能会疏忽大意!”

    墙壁上显示的资料全都和顾索有关,准确的说,是和三位名叫顾索的男子有关,这三人的长相都和七十年前登月的那位宇航员顾索有着八成相似,并且他们的职业都很稀有——

    剑术大师、地质勘探员和能力设备开发人员。

    三位顾索之间的时间跨度刚好在二十年左右,三人的人生加在一起就可以追溯到登月宇航员顾索离世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