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陋俗之扎纸人 > 第635章 邪法师
这些年,每次遇上同年纪大小的周八经,碰上这个其貌不扬,看着邋遢落魄的算命师,似乎都没有什么好事,遇上他,经常预示着多灾多难。

    “有问题。”

    “你有问题。”

    “一道拦阻命运的大坎坷啊!”

    ……

    走上前,周围光线阴暗中,肩背一个破烂袋子的周八经,目光直接看着何军,简直如恶鬼般直勾勾盯着,一眨不眨,随即又道,“这位兄台,我可实话实说了,你额头中央处,印堂发黑,呈沉沦态势,最近恐有血光之灾啊!”

    靠!

    又来这一套,我无语道,“周八经,别咒人家,说实话吧!你是不是又没钱吃饭了?”这个大部分时间外出游历、游荡的算命师,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异常落魄。

    灵异一行里。

    混得比我这个扎纸匠还要惨,来个最强比惨王的话,周八经可以轻松夺冠。

    嘿嘿!

    周八经尴尬一笑,说道,“算起来,确实一天没吃东西了。”

    寒暄一阵。

    突然间,我发现何军的脸色确实越来越差,仿佛有“黑痕病”萦绕那张国字脸,阴黑皮肤间,又透着枯黄色泽,我不禁道,“周八经,何军大哥究竟怎么了?”

    何军站在原地,显得一头雾水,真正来说,他这个“搬尸工”算不得行里人。

    周八经道,“林三,刚才我的话,全被你当耳边风了,面相的变化通常会反映到近期的吉或凶,当有可能出现凶或不利的事情前,人的面相会有些一些细微的变化,而何军就占全了其中几样预示不利的现象。”

    我道,“面相变化,预示着不利?”

    周八经解释道,“一;鼻梁上出现青筋,有此面相的人,预示将遇到生死攸关的大难,如果出差或去陌生地需要特别小心,以防车祸、意外发生。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不要外出或只去相对熟悉的地方。

    第二;印堂发黑,这是大家都普遍知道的俗语,一般人的印堂处发黑或出现枯色,多主运势会出现问题,滴天居士提醒此类人要多注意安全,切莫有侥幸心理,否则后悔莫及,如果非要外出远门的话,我建议在印堂处搽点油。

    第三;嘴唇发青,嘴唇如果发青,那多代表会遇到不利的事情,可能有牢狱之灾或身体损伤或车祸之类的现象,所以如果发现自己的嘴唇发青色,就要多加注意,特别是脾气急的人遇到此现象,如果不理性,只能喋血丧命。

    第四;人中发黑,在面相上如果人中处发黑,多主容易遇到不利的事情,请多出入安全的场所,多有一份心为好。

    第五;两耳发黑,如果两个耳朵发黑,要首先看是不是身体出现问题,是不是肾出现问题了,一般两耳发黑主容易出现车祸或意外的受伤之灾。

    第六;鼻子,一个人的鼻子如果破了,算命眼中,这认为财运多有问题出现,鼻梁如果出现黑色或青色,多代表运势不利,易出现问题。

    七;护身符突然损坏,自己配戴的护身符如玉器水晶,如果突然碎或断了,多是避邪挡灾也可能提醒会出现不利,在古往今来的许多历史中都有记载,不过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

    按照周八经所言,我又仔细观察了何军的面相,发现确实全占了。

    其中不利面相,岂不是意味着有死无生?

    何军半知半解道,“这块玉佩,不是自然碎裂的,而是我刚才往回急匆匆赶回,半道上,不当心摔了一跤,没有你们说得那么邪乎吧?”

    周八经摇头,脸色忽然一脸正经,透着几分凝重说道,“今年,其实也是你的一个生死大关,跨过去,平安寿长,跨不过,只能坟头烧香。”

    我立即道,“有解卦的法子?”

    “自然有!”周八经继续道,“看卦免费,解卦可就要收钱了,这是规矩!”

    何军虽然心疼,还是掏出一千块钱。

    紧接着,周八经掏出一张符,示意何军带在身上,并且道,“记住了,四十九天内,不可摘下符,即便是洗澡也不行,否则后果自负。”

    我道,“这样就算解卦了?”

    周八经美滋滋数着钱,头也不抬道,“就这与了!”

    我道,“就这样轻轻松松收了一千块钱,你这可真算得上一代神棍。”

    周八经白了我一眼,鄙视道,“林三,你要知道我的规矩,一年只相命四次,想找我算命的大商大贵,一个个都要争破头了,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才不理他生死。”

    周八经的规矩,的确有些奇葩。

    随即,我想到一件事情,说道,“周八经,你怎么在附近游弋?”

    周八经道,“追两个童鬼。”

    我心里一惊,说道,“暹逻养鬼术?”

    周八经点头道,“正是那种古老的邪术,我想通过两个童鬼,找到暗中的降头法师,彻底将他废了,以免那种邪术再出外界害人。”

    暹逻养鬼术,最常见的就是童鬼。

    一般降头法师最爱饲养童鬼,因为童鬼听话、容易驱使、不会造反、也没有一般厉鬼的邪气。但是童鬼祭练十分不容易、取材更是困难,所以童鬼价码不低。

    首先降头法师必须挑选两位刚死不久的孩童(男女),年龄不得超过十岁。有道德的法师,就以高价向家属交换尸体,通常只有贫穷家庭才会作此交易。

    但邪师通常不愿花大笔钱作此买卖,并且于夜深人静时,拿着锄头往孩童的墓去......等收集到两位孩童后,就得马上祭练。数位降头法师拿着燃烧剧烈的腊烛棒,往两位孩童的下巴烧约二十分钟左右,孩童下巴开始滴出人油...这时法师立刻拿开腊烛,手拿着瓷碗接着人油,一直到滴完为止。这时法师必须开始拿这碗孩童的人油,放在法坛,开始二十四小时全天候不断地轮流祭练。

    另一些法师也拿着两具小棺材(约十五公分长),在旁不停催巫咒,在小棺木中已放置两尊木雕童像,(以两棵不同颜色的树,当地称阴阳树雕出一黑一白的童像),当祭练连续九十八天后,将调制祭练好的孩童降头人油分别倒小棺木中,准备最后阶段的祭练。

    到最后祭练的阶段,通常这一教派所有参与祭练者,再分三批全天候不断催巫咒,通常到第三至七天,两个小棺木会冒出白烟!这时年纪最大的降头法师,便立刻将童鬼像与降头尸油装入同一透明瓶中。

    这时老法师囗中念巫咒:"南无噗撒托,乌力那哇,阿喀地嬷呀,伊地巴喀呀汪碰......"

    咒语大概意思;天地灵气,万神皆敬;我发灵气,无中生有;可比父母,鬼神皆厌;生你者我,创你者我,为人子女,服从首要。若有违背,不再供养!!!我此有令,永远牢记!!!

    正义的降头法师,早就消失在历史长河。

    残存在这个物欲横流年代的,都是蕴藏祸心的邪法师,它们与贪婪恶鬼无异,基本上是无恶不作,遇上则要尽全力去镇压,以绝祸患。

    我道,“现在去追,还来得及?”

    周八经道,“离我们这里不远了,林三,你要帮忙吗?”

    让何军先回火葬场公司,我和周八经上路,我没有展示什么手段,在周八经看来,我比他弱小一个层次,算是这一趟的“辅助”!

    一座早已荒废无人的破庙。

    附近阴气很重,四周路途上,显现好几条“鬼路”,活人走上去,一脚印,一阴寒,周八经有些忧虑道,“但愿那个邪法师,比我们弱小!”

    算命师,并不擅长恶斗之术。

    我道,“放心,一个小小的邪法师而已!”

    “轰!”

    天要彻底黑了,我不想浪费时间,直接爆发出最前灵异力,半步狱帅级道行的浩荡威压,汹涌骇浪一般奔涌而出,周八经脸色直接惨白,“林三,你这个家伙,怎么会这么强大?这种气息,我只在祖师爷显灵时遇到一次。”

    “呜呜……”

    “呜呜……”

    厉鬼哀嚎中,三道影子隔空遭到拘禁,而后被强行拖拽出那座破庙。

    邪法师,已经算不得人了,他也是一道“虚态”亡灵。

    从气息判断,邪法师与那位被剥皮的死亡男子,估计是“师徒”关系,一条恶道上的存在。

    我道,“周八经,它们就交给你处理了,我还有事要忙,日后再见吧!”

    周八经连忙道,“林三,你的道行?”

    我道,“去了一趟阴宇宙,得诸多机缘,所以晋升到半步狱帅级层次!”

    周八经那张目瞪口呆的脸,撑开了“O”字形,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我快速赶回了火葬场公司,并且带回那张完整的人皮。

    其实,我是着急领取我那一千五百块钱,那可是回家路途上的饭钱、路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