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穿越人类史 > 第069章,陷入泥潭
    咔嗒!

    张宏奉捏紧手指,指关节作响!

    他以慢到不能再慢的速度,转动身躯,不敢过快,哪怕一点点,如果露出破绽,那股如同风暴般的恐怖气息会随时将他击溃。

    让身体转过180度角不是难事,张宏奉满身大汗颇有种在炽热高炉旁经过的感觉。在训练室的正门口,一个没有头发的女人静静站立。

    她的脸是白果形的,发着光亮,肌肉丰满、健康、结实,白,不是没有经过风霜的白,而是渗和着些微赫黄色的白,在白的深处透映出嫣红的色泽。

    她身穿朴素的白色练功服,神态与颜色相同,没有任何杂质,也不存在表露在外的情绪。

    拳馆的拳手们如临大敌,纷纷停下动作,缓缓围过来。

    人数毫无意义……

    一方是浩如烟海的狂风巨浪,一方则是在苦苦挣扎的灌木与杂草。白袍女人似乎一人可抵千军,定力稍差的拳手在她面前甚至没有握拳的力气。

    张宏奉盯着来者,沉声道:“望月……”

    墙边损毁的测力机正是出自于望月的手笔,是她随手投掷出去的厚重铁饼摧毁了测力机。温素媛傻眼地望着一切,手臂还举在半空,没等到出拳的机会。

    温素媛眼底的紫芒悄然而逝,身体里潜藏的力量随之散去。

    望月微笑。

    “欺负一个小姑娘,就是你们无明拳馆的作风么。”她看向温素媛,轻声道:“过来,站到这边。”

    温素媛困惑地看向望月,犹豫着,脚步松动,似乎望月身上有股气息在诱惑着她。

    她突然很羡慕,羡慕再上一步,成为不可察觉的崇拜。她想成为望月那样的人,如果达到了那种高度,自己肯定能去沙巴克了吧?

    “我,让你站到这。”望月依旧带笑,语气不容许温素媛拒绝。

    温素媛脚跟落地,她怯生生地看向望月,吐字清晰。

    “凭什么?”

    “因为这是我的话。”望月目光一动。

    温素媛报以纯真的微笑。

    “可……我不是木偶。”

    她终于发现自己一直痛恨的东西是什么……

    是摆布、命令、强权。

    是能够剥夺她自由意志的威胁,是在压迫着她梦想和快乐的高山,是以法律和社会风气存在的枷锁。

    人生而不平等,却自由。

    自由是命运赐予每一个人最珍贵的礼物。而根深蒂固的歧视、被故意歪曲的道德伦理、为集权利益集团服务的法律规则,都会让享受自由蒙上危险和痛苦的外皮,让人望而生怯。

    温素媛想要的不是来自于首都的录取通知书——

    而是她生而为人的自由生命!

    望月被拒绝,脸上看不到生气的模样:“无趣。”

    下一瞬。

    她忽然抓起身旁的男人头发,狠狠贯向木质屏风。这人的头穿透木板,被划得满脸是血,发出痛苦的惨叫声。

    望月收回动作,背手站立,像是与那惨叫的人毫无关系。

    张宏奉怒喝道:“够了,望月!你带着麻烦过来,是想解决问题,还是想在这痛痛快快的打一场?我们无明拳馆不是你们圣门的狗,不需要仰望你们的鼻息!”

    “上等人,有能力,没脾气。”

    望月表情未变,她慢慢向前走了几步。

    “中等人,有能力,有脾气。下等人,没能力,有脾气。你以为你是哪种?你们馆主在我面前,依旧要客客气气地道一句望月师傅,这是礼貌。先前你们的人用呼喊而不是茶水来迎接我,这是失礼。失礼的晚辈,责罚二三难道不理所应当?”

    说完,她盯向张宏奉。

    张宏奉脸上青白,深呼吸,让刚才匆忙跑进来传话的男人站出来,道:“孙青,向望月师傅道歉。”

    孙青不快地弯下腰,咬牙道:“十分抱歉,是我们招待不周……”

    “错了。”

    望月摇头,看向温素媛,抬起手指:“我是在让她道歉。”

    静——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温素媛身上。

    她轻咬嘴唇,面带倔强,直视那双强壮男拳手都不敢回望的眼睛。望月也在回望她,无人知她心中打算。

    张宏奉往前走了半步,横在温素媛与望月之间。

    他皱眉道:“圣门集团和无名拳馆的事,与这小姑娘没关系。望月,我再尊称您一句望月师傅,有什么难题冲着我们来,别牵扯外人。”

    “好。我今天来,是告诉你们两句话。”望月负手而立,道:“一,以后你们若是想在黑都继续打拳,所有人都要在圣门集团登记资料,缺一不可,如有比赛邀约必须经过圣门集团。二,交出凶手,并且让无明拳馆馆主虎眼,亲自登门道歉。”

    有人忍不住低声道:“他们以为自己是政府的税务局么?”

    “以虎眼馆主,不会答应这种无理要求……”

    张宏奉抬起手掌,示意大家噤声,质疑道:“等等,你在说,凶手?除去虎眼馆主带着他的女儿因事外出一段时间。无明拳馆刚开张营业,所有有名号的拳手都在馆内忙得不可开交,你说谁是凶手?”

    “我们的人死在了虎眼流星下,这种杀人拳招是虎眼的独门秘技。我没时间去调查你们的出入情况,一周时间,够充足了,我要得到一个让人满意的合理解释。否则……”

    望月斜望张宏奉:“无明拳馆将在黑都除名。”

    气氛凝重。

    没人会质疑望月的决心。她是圣门的三圣子之首,实力高深莫测,在黑都的Rank排名在第4,是最有可能赢得沙巴克世界赛门票的顶级格斗家。

    她临走前,轻轻拍了拍温素媛的肩膀,将一张纸条塞到温素媛手心,耳侧低语:“女孩儿,我喜欢你的性格。想通了,就按照这个地址来……”

    “当我的第一个徒弟。”

    温素媛攥着纸条,神色复杂地看着望月离去的背影。

    旁边一个矮个子男人好奇问道:“望月说的什么?”

    “她……”

    温素媛摇头:“什么都没说。”

    她转而拉住张宏奉的衣袖,目光清澈,轻声问道:“张教练,如果想达到望月师傅那种层次,需要多少年的时间?”

    张宏奉哑然,很意外,他考虑到女孩子的奇怪自尊,十分认真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她是黑都排名第四的拳手,我也不是她的对手。如果想打到那种排名的话……庸才,一辈子也不可能。天才,只需要五场比赛。”

    她又指着损坏的测力机残骸,期冀地问:“那种拳头,算是天才么?”

    张宏奉虽然忧虑重重,依旧为这天真的问题逗笑了,他莞尔道:“不是。”

    “那是什么?”温素媛疑惑道。

    张宏奉笑道:“因为我也能,而我不是天才。不只是我,在场的很多人也能做到。明白了么?”

    温素媛失望的哦了一声。

    她以低不可闻的声音自言自语:“原来大家都可以啊……白高兴了。我果然还是菜鸟,这群人应该挺可靠的吧?”

    温素媛的战斗本能告诉她,如果刚才没有被望月抢先,让她挥出全力的拳头,测力机的模样不会比现在更好。

    “今天提前闭馆了。有需要的话,明天再来吧。”张宏奉打发走了温素媛。

    孙青突然对张宏奉说:“你刚才和那女孩嘀咕什么呢?”

    “哦,她问我多大的力气能打坏测力机。我就想了一下,两星级以上的臂铠,配合压冲机的话,应该能差不多?”张宏奉挠头,自顾自笑了起来:“好像也不一定,有点吹大了。”

    他不知道。

    温素媛的问题里没有臂铠,只有最纯粹的拳头。

    第二天。

    在无明拳馆开门的清晨,迎来了第一位客人。她是来拜师的……和这群她以为的大高手们拜师。

    她哪里清楚圣门集团的可怕,只想着,无明拳馆离家不算太远,是一个比较合适的地方,而且为人还算不错。

    接待温素媛不是张宏奉,而是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男人。

    她终于拿到了正式登记名单,望向右上角“勤工俭学”一栏,无奈的笑了笑。虽然是勤工俭学性质,但是免除学费,而且也能接触到拳馆的基础格斗课程。

    “第一步呀。”

    温素媛开心地嘿嘿笑着。

    不是她踏入格斗领域的第一步,而是去沙巴克找到姐姐的第一步,也是陷入泥潭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