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歌圣 > 第79章 菩萨心肠
    【这歌和你之前唱的歌风格很不一样啊,辣鸡哥,这歌真的是你写的吗?】

    【这歌的小情调和你很不搭啊!山哥,你炒作错方向了,还是想你听唱《向阳花》这样的歌。】

    【你们说,会不会有很多个人同名同姓都叫张北山?这歌原创者里的张北山不是同一人吧?】

    【说同名同姓的请留步,你怎么辣么机智!我要给你跪下磕头!】

    【这歌很好听啊,我觉得像是个小女生写出来的,内容很俏皮有没有,会不会是这个叫小宇的写的?】

    【很喜欢小宇的声音,既慵懒又浪俏,应该是个古灵精怪的小美女吧?网上为什么查不到这个歌手的信息?】

    【唱歌越有个性的女孩,长得就越不堪入目。辣鸡山长得就够磕碜的了,这小宇我猜也是个不敢露脸的磕碜妞。】

    【这歌只唱出了一半剧情,完整的剧情是——我在人民广场吃着炸鸡,你在如家酒店睡我闺蜜,嘿嘿,好酸爽!】

    【没在人民广场上吃过炸鸡,只在人民广场上吃过韭菜盒子,难怪我没男朋友。】

    【这歌写的好像我的故事啊,记得大三的暑假,和男票约着出来一起玩,结果我在西湖边吃完四桶肯德基,他才出现,迟到4小时却一点歉意都没有。当时的我也傻,还乐呵乐呵的继续陪他玩。还好现在已经分手了,万岁,freedom!】

    【吃四桶肯德基……菇娘,你前男票对你这么好你都不珍惜,以后你可能要freedom一辈子了。】

    【辣鸡山,你不应该写《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你应该写《我在人民广场扫垃圾》,垃圾和你更配哦。】

    【《大风吹》或者《向阳花》要说是辣鸡山写的我还信,这歌怎么可能是辣鸡山写的?这尼玛完全不是一个调调的好不好!当我们都是白痴啊!这歌要是辣鸡山写的,点赞最多的直播吃我三斤翔!】

    【这歌无论是词还是曲,都像是一个小女孩脑子里的臆想,确实不像是一个大男人写出来的。张北山,下次再炒作时,请多动动脑子。或者干脆把你背后的文案团队给炒了吧,他们的水平太低了。】

    【我也觉得辣鸡山背后的团队这次炒作是脑袋瓦特了,你们写黑色的眼睛那股灵气呢?怎么弄出来这么一首逗逼的歌往辣鸡山身上安啊,这完全不是他的风格好嘛!】

    【看了大家的评论,我放心了。看来大家的智商还够用,估计只有智商低于50的人才相信这首歌是辣鸡山写的。】

    【你们都别纠结这歌是不是辣鸡山写的了,踏实听歌不行吗?】

    【求辣鸡哥爆照!哦不是爆你的照,是爆小宇的照!我爱上这个古灵精怪的声音了!】

    【老僧掐指一算,这小宇必是丑八怪无疑,不服上照。】

    ……

    董小宇一直有关注张北山微博下的评论,毕竟这次是她发歌。

    她很想看看大家对她单曲首发的反响是怎样的。

    结果看到最多的竟是关于她长相的猜测和讨论。

    很多人都笃定的说她是个丑八怪。

    还有人说她是练体育的男人婆。

    更有甚者说她是只懂吃鸡的大胖妹。

    董小宇看的气死了,真想爆照亮瞎那些人的狗眼!让他们知道知道,老娘比你们认识的最漂亮的姑娘还漂亮好不好!

    不过这么做有可能给张北山招事,也给她自己招事,董小宇只能先暂且忍了。

    但对网上那些质疑张北山创作能力的声音,董小宇真有点忍不了。

    她不止一次的建议张北山:“大叔,你想个办法证明一下嘛!让那个被点赞最多的要和你刚正面的去直播铁锅炖自己!”

    “哈哈,那些都是口贩子,你和他们较什么真儿啊。”

    “看着太搓火了!你不生气吗?”

    “要是为这种事生气,我早就被气死了。你就当看笑话好了。或者这么想——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总不能真看着那家伙真用铁锅炖自己吧,就当救他一命了。还有那些要吃键盘的,跺吊的,吃翔的,全赦免他们了,就当是救他们了。”

    “你可真是菩萨心肠!”对于张北山这种不争的态度,董小宇颇感无奈。

    “那我能怎么办?真和他们一个个的去较劲?我有这心,也没这力啊!我就算有这力,也不能浪费在这些傻吊身上啊!总和傻吊置气,潜移默化的你也会变成傻吊的。你没听过那句话嘛——不要和傻吊去战斗,因为他们会把你的智商拉到和他们一个水平线,然后再用傻吊的丰富经验打败你。和他们战斗,你赢不了的。”

    “噗。”

    董小宇被张北山逗的开心大笑,这才意识到这大叔不是不争,而是深不可测啊!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张北山发了新歌的微博后,很多音乐圈的专业人士看了都觉得很震惊。

    虽然他们也不敢相信张北山一个人包办了这首歌的所有原创工作。

    但如果这是真的,这位前亚洲飞人在音乐层面上的天赋,那是相当了得啊!

    甚至可能不比他的短跑天赋差!

    难不成,华语乐坛又要冉冉升起一颗新星了?

    昆仑音乐的周颖一直就笃信张北山是个有无限潜力的音乐人。

    听了张北山发表的这首与之前作品风格完全不同的新歌后,周颖想为昆仑音乐招揽张北山的欲望更强烈了。

    周六这天,她玩命的想约张北山见面。

    张北山却早就和董小宇商量好了,这天要带胖小星去植物园玩,帮胖小星拓展一下眼界。

    为了儿子的成长,张北山只能先推了周颖的邀约。

    但因为周颖已经约了他好几次了,总拖着人家不见面,实在欠缺礼数,张北山便应承了下周会主动找时间和周颖会面。

    周颖只能想着好事多磨继续等了。

    另外还有一个业内人士看到张北山发的这首《我在人民广场吃炸鸡》后,变得很不淡定。

    正是这周五回到北都的叶子珊。

    在上都待了小两个礼拜,把父亲的后事都处理好了,叶子珊本想在家再多陪陪母亲的。

    但看母亲在家里待着,总是睹物思人,偷偷的以泪洗面,叶子珊怕母亲受打击抑郁,就决定把母亲带来北都一起生活一段,让母亲换个环境,好好调节一下心情。

    叶子珊的母亲周玉兰,今年真是走了大背字。

    她年纪不算大,才五十岁,之前在上都人民医院的新生儿科当了半辈子的护士,后来升了护士长,两年前升了副主任,这已经是她能爬上的最高的位子了。

    但在副主任的位子上屁股还没坐热呢,她就被医院内部的人事斗争给搞了下来,不得不提前退休,把位子给人家皇亲国戚腾出来。

    退休就退休吧,反正职称评到了,她可以舒舒服服的在家享受生活了。

    谁成想,退下来这才没两个月,她丈夫就出意外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