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厨神的投食系统 > 第65章:可能改变时代的人
    夏安面无表情看着给予“我是”这个肯定回答的女人,“她绝壁不是!”

    文车妖妃则抱以笑意。

    这样一来,画风不对劲了,夏安年轻,文车妖妃却是一颗成熟诱人的苹果,所以此时夏安的作态,落在两个警察眼里,有股向长辈闹脾气的傲娇味道在。

    呃。

    所以到底是不是?

    梅田大成、赤松龙也,不由地面面相觑。

    “你跟我来——”夏安瞪了文车妖妃一眼,撂下这句话,就走向了餐厅里间,抱臂伫立,过几秒钟,文车妖妃跟了进来,在客人面前的从容笑意没有了,挺小心地观察夏安的脸色,“其实我刚刚问了千鹤酱,她觉得最近餐厅会变得很受欢迎,所以需要添加人手。”

    大佬,您这个毛遂自荐,很是清奇啊。

    夏安摊开手:“是需要添人手没错,但我只是主厨,暂代店长,你呢,雇佣薪水可能非常高,而且可能不收人世的钱帛,小店绝壁请不起你这尊大佬的。”

    “在您面前,我不是大佬。”文车妖妃却一肃容,“而且,我约了朋友到您这用餐,也是想让他们知晓,现世又出了您这么一位人物。”

    所以你是在帮我扩散名气?

    正想回一句不需要,可夏安转念一想,不对啊,《美食与旅行》替他的厨艺,摇旗呐喊,那也仅限于人世,然而在世界的另一面,他毫无资源,那些隐匿于世界深处的各尊妖怪大佬们,怎么认得他?

    此次见到‘火之车’,也是文车妖妃牵桥搭线的缘故,虽然夏安并未得到什么,但这并不妨碍夏安对‘火之车’的御魂力量展开YY想象,自己得到了火候会如何如何的变化……

    emmm。

    即便‘爆炎’厨技不成,也无法获得‘神之舌’这类的神级天赋,那他可以尝试将另一条路,进行到底啊。

    想想身上几个御魂,狸猫的[变化无穷],神崎千枝子的[冰蝶-芳华一刹]。

    还有前几天饿鬼的[饥肠辘辘]。

    这些无不证明,走收集御魂这条路,对他厨艺,对他得证厨神这条大道,俨然是火箭助推器一样的东西。

    可是……

    夏安突然严肃地盯看文车妖妃精致的脸蛋:“店员,你做不了的,你太漂亮了。”

    文车妖妃既惊愕又暗喜。

    这位大人总算是知道她的美丽呢。

    可她也纳闷,漂亮还碍着餐厅的生意了?雇佣漂亮女店员什么的,不是更能吸引客人么,谁知夏安正色补充了一句:“虽然在我看来没啥,并不能影响我,可是其他客人神魂颠倒了,只顾美色,冷落了美食,那么餐厅的主题就长歪了。”

    好气哦!

    文车妖妃暗喜的心情,猛地变为羞恼。

    什么叫“并不能影响我”。

    大人,您这副自信到无情,到打击别人自尊心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

    额头隐隐绷着青筋,文车妖妃对夏安这番话,非常的不认同,敢情高颜值还犯罪了?一口气堵在嗓子眼,她不由地顶撞回去:“要是让客人进入到秀色可餐的氛围,不就证明了主厨您的厨艺,还不够精湛,不能让食客专注在享受食物这件事情上面么?”

    夏安抓下巴,想了想,挺有道理的,虽然心里觉得餐厅有他一个高颜值者就够了,不对,是两个,北条千鹤也是极为清纯漂亮的。

    “那么,试用期一个月,期间没有一毛钱的薪水,干不干?”

    门口,北条千鹤听夏安不加掩饰的声音传出,不禁吐槽这位代店长、主厨的抠门,你说哪家店的试用期没薪水,这家伙显然是吃定了文姬阿姨。

    活生生的一个夏扒皮。

    岂料夏安话音未落,里间文车妖妃就欣喜答道:“我干!”

    我的天。

    北条千鹤不禁捂脸,文姬阿姨,您语气没必要这么迫不及待的啊。她有心要出面也已经晚了,更何况,北条千鹤觉得自己出面,反而不讨好,会遭致文姬阿姨的斥骂。

    她记得驱逐饿鬼那天晚上,深夜,奶奶北条惠子就和文姬阿姨爆发了一场激烈的争吵,奶奶北条惠子似乎坚决不同意她继续在餐厅干活了,可是文姬阿姨一句话令北条千鹤印象深刻:

    “……能追随和侍奉那样一位大人,是千鹤的幸运。”

    “就和当初的晴明大人一样,我大概看清了他的身上,拥有着改变一个时代的气质!”

    改变时代么?

    传奇的阴阳师,安倍晴明,让混乱的平安时代,人鬼共存,现世、常世的分界线从未如此的泾渭分明。

    那么,在这个大时代,被文姬阿姨尊奉若神明的他,又能改变什么呢?

    北条千鹤一下子想遥远,痴了。

    ……

    晚上,北山淳被老爷子陈兴德一通电话,叫到了陈氏家宅。

    到会客厅的时候,北山淳发现忙着打理学园一系旗下产业的陈耀国,也端端正正坐在那,似乎正等着老爷子发号施令。

    有什么大事发生吗?

    北山淳刚坐下,就见老爷子微微睁开眼,对他点头:“北山教授,极道枭雄柳原拓磨的死讯,你也从新闻上听说了吧?”

    原来是这个,北山淳暗想,难道陈氏和柳原家,和山田锦会,有什么牵扯不成。

    这就比较奇怪了。

    一个是深耕整个神奈川县,产业庞大到扎根于半个霓虹,有能力直接插手县知事选举的门阀氏族。

    一个呢,说是极道豪门,但影响力么,也就几个市,正式成员往多了讲有个两千人都算规模极大的了,和神奈川学园一系产业的几万十万众,毫无可比性。

    就好比野鸡跟凤凰的对比。

    只听老爷子陈兴德,悠悠地感概说:“其实柳原拓磨,是我父亲当初非常看好的一名弟子,可是这个人,耐不住性子,混了黑道,没想到还混了一个人样出来,他也是十分念得这份恩情的,早年我父亲还在的时候,经常携礼上门拜访。”

    原来如此。

    是陈氏传奇,也就是神奈川名门开创者的弟子。

    顿时,北山淳肃然起敬。

    那位陈氏传奇,不仅厨艺恐怖,真正把中华料理带到霓虹这片岛国,并让霓虹民众真正记住了‘麻婆豆腐’这些个菜名,而且他收的一个个土著弟子,都相当的出色,如今弟子们开枝散叶,也算创立了不少的改革中餐流派。

    柳原拓磨是半途混了黑道,若他坚持练习厨艺,恐怕今日的美食界又要多出一位名宿了。

    北山淳暗想,越想越是惋惜。

    “他死之前,托人送了一份请柬到家宅这。”老爷子面色奇怪的,拿出一份葬礼请柬,摊开在矮桌上,北山淳惊愕地看了一遍,开头先是长篇的客气恭维语句,随后才提出要求。

    “要请师门的名厨出山,替他把守葬礼‘会餐’这一关?”

    不得不说,霓虹既然在中华文化圈子里,那便是十分重视丧葬礼仪的。

    丧礼可不是请寺庙和尚念经超度就完事了,还要守夜、告别仪式这些,当然了,亲友们上门参加告别仪式,红包也是要给的,美其名曰烧香钱,是不是很有国内丧葬的既视感?

    告别仪式后,就是会餐。

    比如柳原拓磨这样的极道枭雄,举行葬礼,请名门寺庙的和尚,几百万日元出场费是少不了的,而同时,因为出席人员规模可怕,会餐的时候,食客众多,仅就食材消耗而言就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这还没算请名厨的花销,毕竟是枭雄葬礼,随意请垃圾厨师做会餐的宴席菜,家门和整个黑帮的面子搁在哪儿哟。

    “我打算派你和耀国过去,柳原他在请柬上特别说明了,要以中华料理结束这一生,所以会餐只做中华料理,关于菜单你们过去后和柳原家的人再谈谈”

    老爷子陈兴德说道,“另外,再带两名帮厨助手,人也不用太多,情面给到就足够了,打杂的他们家有很多。”

    北山淳想也没想就答道:“那我带上杉丽和夏安这两个学生吧。”

    闻言,陈兴德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看来这一届,中华料理科系,就是这两位当门面了啊。”

    旁边。

    陈耀国浓眉皱着。

    他隐隐觉得这场葬礼,味道不对劲。

    新闻上说柳原拓磨死的突然,连继承人都没安排,现在老爷子却说他提前给陈氏府宅递上了一份请柬?

    这么说他预知到了自己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