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岭南宗师 > 第三十三章 领事千金给出路
夜风微凉,水汽又渐浓,即便不会观天象,也该知道要下雨了,因为走在院子里,已经有雨丝飘飞到脸上。

陈沐到了房前,看着窗上投着烛影,终究是迟迟没有抬手敲门。

即便对方只是个番鬼婆,但到底是个女人,三更半夜敲人家房门,也着实不合适,那是有损名节的。

陈沐想要转身离开,但想想自己的处境,也便留了下来,再者,外头的雨丝已经凝聚成雨点,啪嗒啪嗒落了下来。

看着这夜雨,陈沐的心也静了下来,抬手轻轻敲了敲,里头很快便传来了悉索声,而后便是拉动枪栓的声音!

“滚开!”

陈沐也是苦笑,她没有问外头是谁,也根本不理会外头会是谁,怕是推开门都要吃她一颗枪子的。

这番鬼婆狠辣得紧,说开枪就开枪,陈沐可不敢冒险去惹她,只是坐在了门前,轻声道:“你不该猎杀那头石虎的,这种牲畜越来越少见了,杀一个少一个,慢慢也就见不到了……”

在陈沐看来,伊莎贝拉可不是甚么大家闺秀,更不是洋人口中的贵妇淑女,她比男儿还要争强好胜,在她眼中,陈沐的价值只怕还比不上那只豹猫,所以陈沐便以豹猫为突破口,希望能够打开她的话匣子。

也果不其然,提到那只豹猫,房中的伊莎贝拉果然气恼了起来,对陈沐的言论似乎非常的不屑。

“牲畜就是牲畜,牲畜生来就是人类的猎物,这是它的命运,我猎杀它,是自然规律,你在外面胡说八道什么!快滚开!”

陈沐闻言,轻叹了一声,朝里头反驳道:“说到命运,伊莎贝拉小姐应该是贵妇淑女的命,你却要女扮男装,与男人一争高下,你可以不向命运低头,为何那只豹猫就不行?”

“在你与命运抗争之时,难道就不希望有人能帮助你,扭转你的人生?你将那只豹猫当成猎物,你何尝不是上天的猎物?”

陈沐言毕,房中却沉默了下来,陈沐以为这番话触动了伊莎贝拉的心绪,便耐心等待着,然而里头仍旧沉静,陈沐只能望门兴叹,转身将要离开。

此时房门却吱呀一声打开了!

伊莎贝拉只穿着米黄色的睡袍,披散着头发,遮掩了大半苍白的脸颊,她赤着白玉也似的双足,手里却端着那杆火枪!

非礼勿视,陈沐赶忙礼貌地低下头,然而伊莎贝拉却走到前头来,枪口顶了顶陈沐的胸膛,压低声音道:“滚开!”

本以为终于能够吸引着番鬼婆的注意,谁想到她竟然不吃这一套,陈沐也是心中苦笑,怕是鬼佬的思想与咱们差距实在太大,对宿命之类的思想,理解自也不同。

陈沐颇有种弄巧成拙的无奈,只能冒雨离开了。

心中到底是有些不甘心的,本还自信满满,谁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

陈沐早已换下了那套官兵服,让普鲁士敦拿去烧掉,如今身上穿着的是教堂的辅祭袍子,被雨水淋湿之后,也没衣服可换,只能将袍子晾在衣架上,光身躺了下去。

身上到处包扎敷药,睡姿自是不能太放肆,不过陈沐到底是太累了,没躺一会儿,便睡了过去。

也亏得陈沐警觉惯了,这才刚浅睡了一会儿,迷迷糊糊便听到开门的声音,陈沐赶忙坐了起来!

房门被打开,烛火被风雨吹得飘摇欲灭,昏暗的烛光之中,是伊莎贝拉睡袍之下若隐若现的好身材,以及那冰冷淡漠的双眸。

她仍旧端着火枪,只是站在门边,也没有走到床这边来,朝陈沐道:“你不是官兵,是逃犯,对不对!”

伊莎贝拉乃是法兰西领事之女,普鲁士敦估计也隐瞒不了陈沐的身份,更不可能替陈沐撒谎,所以她知道陈沐的底细,也就不足为奇。

当然了,她也有可能只是诈唬陈沐,不过陈沐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无论对方是华人还是鬼佬,以诚待人总该是能换来善意吧。

“我确实不是官兵,但我没做错任何事。”陈沐的回答有些模棱两可,但却是事实。

伊莎贝拉似乎有些厌烦,朝陈沐道:“你们清国人都是奸诈的狐狸,我对你的答案并不满意。”

陈沐摇头苦笑道:“不管你满不满意,这都是事实。”

伊莎贝拉盯着陈沐看了许久,似乎也累了,将枪口稍稍放下,而后朝陈沐问道:“我再问你,你是不是想寻求帮助?”

陈沐心中惊诧,因为这个事情,只是他心中打算,从未跟普鲁士敦提起过,所以老神甫也不可能与伊莎贝拉说道,也就只能是这个番鬼婆自己看出来的了。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与伊莎贝拉曾经打生打死,如今深夜去攀扯,用意也太明显,伊莎贝拉能看出来,也并不奇怪,事实上,陈沐也从未有遮遮掩掩的想法。

“是,我确实需要你的帮助,我刚才也说了,我并没有犯错,但我的亲友还在蒙受冤屈,如今转交给了租界,我希望你能帮助我,放了他们。”

陈沐本以为会招来伊莎贝拉无情的嘲讽,然而没想到的是,对方却并没有冷嘲热讽,而只是意味深长地说道:“西方有句谚语,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让我帮你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必须付出相应的酬劳。”

看来这伊莎贝拉也是有备而来,否则适才已经将陈沐赶走,如今又主动追上来,怕是所图不小。

但陈沐本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他可没想过伊莎贝拉会无条件帮她,毕竟这些洋人都是唯利是图,从不讲人情的。

“你想要什么样的酬劳?”虽然洪顺堂的产业很大,但陈沐如今孑然一身,尚未接掌洪顺堂,一文不名,哪里能付出像样的报酬?

只是想起合伯等人还在困顿之中受苦,陈沐也就硬着头皮问了起来。

伊莎贝拉也不含糊,朝陈沐道:“我最近一直在招募勇士,从中选拔扈从骑士,你如果愿意跟随我,我就答应你,把你想要的人放了。”

“扈从骑士?”陈沐虽然跟着普鲁士敦学习西洋文化,但毕竟时日有限,很多东西都没有讲到,不过骑士文化却提过几次。

如今的洋人也渐渐走向开化,骑士文化相对于目今的洋人而言,可谓已经非常复古,但一些贵族和上流社会最喜欢摆弄这一套东西,似乎这种复古的东西,能够提高他们的品位和文化修养或者社会地位一般。

不少洋人都喜欢选拔一些拥有特殊才艺的勇士,而后让他们成为扈从骑士,如同宠物一般相互炫耀,这些骑士或是相貌出众,或是身怀绝技,亦或者天赋异禀。

除了招募擅长格斗的武士之外,他们连数学家和探险家之类的人,都会招募。

法兰西是个非常滥情的国度,情人文化是他们非常重要的一环,甚至一度成为他们的主流风尚,无论男女,都以蓄养情人为荣,相互攀比情人的数量和质量,在贵族之中尤其如此。

不过这种风潮渐渐已经过时,只是在一些复古派,自诩正宗的老贵族的群体之中,这种风气仍旧是延续着的。

贵妇淑女们与其说招募扈从骑士,不如说是在蓄养男宠,只是这种情况一般都发生在年纪比较大的贵妇人身上,这伊莎贝拉乃堂堂领事之女,又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开始好这口了?

伊莎贝拉无论相貌还是身段,那都是非常诱人的,若能与她发生一些什么旖旎艳事,也不是强人所难,只是对于陈沐而言,其中的羞辱,却比其他情绪要更重一些。

陈沐打小接受的是传统教育,从骨子里排斥洋人,所以寻常男儿的那种心理渴求,是用不到他身上的。

可眼下并不是讲情怀的好时候,想要救出合伯等人,就必须做出牺牲,他又没有别的资源可以进行交换,坦白来说,这个条件已经算是非常值得庆幸的了。

“做你的扈从骑士,需要做些什么?”陈沐也想提前约法三章,并不想成为她的杀人刀剑或者走狗。

“很简单,一个月之后,我们会举行一场盛宴,需要一些人来竞技助兴,这也是每年的传统节目,我看你有点本领,只要你能为我赢得竞技,我就放了你的朋友。”

陈沐也是恍然大悟,他早就听说了,洋人心性冷酷,常常举办一些竞技比赛,让场中的拳手相互死斗,贵宾们则押注,以此取乐,将人当成囚笼中的虎豹牲畜一般看待,没想到她竟是看中了陈沐的身手,想让陈沐成为她的角斗士!

伊莎贝拉见得陈沐的表情,估摸着也看得出来,陈沐对此是有所了解的,当下也就朝陈沐道。

“神甫已经派人去送信,我父亲的人明天就会来接我回去,要不要跟我回去,你自己考虑吧。”

如此说着,她便扭头离开,走到房门外,又转身朝陈沐道。

“还有,以后别再半夜敲门,否则我真的会杀了你!”

望着伊莎贝拉消失于门外的曼妙背影,陈沐也陷入了内心的挣扎。

他也听说过,这些洋人贵族四处搜罗能人异士,其中甚至也包括不少异族的大力士和拳击手,竞技比赛更是惨烈如野兽厮杀,自己虽说底子不错,但年纪到底小了,力量不足,能不能赢得比赛,心里是没底的。

若是无法赢得比赛,就只能继续给伊莎贝拉当免费的宠物,合伯等人非但救不出来,他也无法抽身重建洪顺堂和调查何胡勇,诸多事情也同样无法开展下去。

更何况,为了试探何胡勇,林晟还必须为他和青鱼举办收养的仪式,还得替父兄家人收尸,若明日跟着伊莎贝拉走了,这些事情都必须要重新计算,又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