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魔战曲 > 第二卷 第七十五章 终于醒来的月明
蛇王静静的看着不断冲进魔雾森林里面的人和荒兽,已经在脑补着他们挖出月明时候的表情,丝丝~一定很好笑吧。丝丝~

魔雾在不断的收缩,前去探宝的人们都互相警惕的看着对方,小心翼翼的跟着魔雾收缩的范围前进,魔雾有屏蔽五感的作用,所以宝物虽然诱人,但是生命更要紧。

魔雾往内吸收的速度越来越快,众人和荒兽不免加快脚步跟上,渐渐的已经走到了魔雾森林的最深处,而此时的月明在地下面的空洞中打坐着静静吸收着外泄的魔气。

“噗!”

突然,一根树枝将一人穿了个透心凉。

“大家小心!这魔雾森林里面的树已经魔化了!”

有人拔出武器,对着那颗树砍了下去,那颗树的树枝不断的挥舞起来,跟进来寻宝的人大战!

周围不断的有树影动起来,不断的有人被树枝穿透,魔雾森林传来一片片惊呼打斗声。

有人族和荒兽不断的倒下,鲜血染红了大地,渗透到地下,被月明吸收魔雾的时候吸收进了体内。

笼罩着整个魔雾森林的魔气已经快要被月明吸收完毕,空气中留存的淡淡魔雾,在阳光的照射下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人族荒兽和魔化的树的战斗,以魔化后的树失败而告终,整片魔雾森林的树都快被他们砍光了。

现在就只有最中心的一点还被魔雾笼罩着。

这些魔气都是从景辰身上吸收过来的,再被释放出去,现在重新吸收回来却感觉就像本来就是月明体内的一样。

寻宝的众人和荒兽已经走到最深处,只见魔雾在不断的往地下面吸收。

“地底有东西,挖出来!”

有人叫喊着,随身拿出自己的武器,就开始往下面挖。

“叮!”

似乎挖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有人小心的刨开地面上的浮土。

“是魔晶!”

有人惊呼出声,魔晶是魔族闭关修炼的时候因为魔气太庞大,而在周围形成的魔气聚合体,就像血精石一样,在魔族有着交易的作用。

周围的人和荒兽听到,虽然知道有魔晶形成的地方,必然有魔族在闭关修炼,并且魔雾明显的被吸收,肯迪是有人在地底修炼。

但是贪婪已经蒙蔽了他们的双眼,都想着只要挖起一块就跑,地底下修炼的高手也不能拿我怎么样。

周围的人和荒兽不断的刨开地面上的浮土,重重的劈砍在魔晶上。

“铛!”

“这魔晶好硬!”

月明此时虽然在打坐吸收着外面的魔雾,但是此时却是清醒的,听着头顶上的叮叮当当声音无奈的摇了摇头,还好下面闭关的是他,要是遇到疯狂的魔族,怕是一个都走不掉。

月明加紧了吸收魔气的速度,魔雾森林的魔雾已经完全被他吸收光,但是月明依旧感觉周围有魔气往他体内钻。

此时的月明只感觉到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前所未有的强大,随着昊天诀的运转,体内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声音,吸收了景辰庞大的魔气,让他感觉离灵海境不远了。

月明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用手敲了敲,洞穴四周已经形成了一层厚厚的魔晶,抬头听着头顶上的声音,想必自己很快就能被挖出来吧。

既然这样,那就等着自己被挖出来吧,月明依旧保持着打坐的姿势,吸收着周围魔晶中的魔气。

“好大一块!”

有人欣喜的捧着手里的魔晶,周围寻宝的人眼红,拔出武器便向他挥去!

头顶上的战斗依然在持续,月明不仅吸收了魔气,还将地面上那些死后的人族荒兽留下的血精也一起吸收进了体内,有天魔锁心诀,是不怕失去理智的。

头顶上打斗的声音越来越少,但是魔晶壁还没有破开,照这么下去,何时才能将他挖出来呀,月明皱了皱眉头,看来还是自己动手比较快。

月明取下悬挂在腰间的天魔鞭,右手一抖,扎在头顶上的魔晶中,连续刺了几下,月明明显感觉快要打出通道了。

上面打斗的寻宝人感觉到脚下在震动,心中皆是一惊,

“不好,下面闭关修炼的魔族快要出来了,大家快逃!”

众寻宝的人族和荒兽皆拿起自己敲碎下来的魔晶,抱着往外冲去,仿佛地下面的是多么恐怖的东西似的。

蛇王看着那些寻宝人不断的逃离魔雾森林,游动着身体往里面去,等它游走到最中心月明闭关的地方时,周围已经没有人了。

寻宝的人族和荒兽冲出了魔雾森林并没有走远,依旧躲藏在暗处关注着森林中央。

“噗噗!”

一把长鞭将地面上的魔晶从地下击碎,蛇王和小草儿认得,那就是月明的兵器,天魔鞭!

“主人!”

小草儿激动的叫道,

月明此时已经感受到了外面等待的蛇王和小草儿,却是没有感受到李青锋,伸出一只手从地洞中探出来,蛇王用尾巴缠绕住,猛地用力,将月明拉了出来。

月明一个趔趄站稳,很久没有接触阳光,小心的睁开眼睛。

“呼~”

月明深深呼吸,脸上写满了满足,

“好久没有呼吸到外面的空气了,真棒!”

小草儿从蛇王的头上滑下来,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月明身边,给了月明一个大大的拥抱,

“主人,小草儿好想你!”

月明感受着胸前的压迫,看着周围倒下的冒着魔气的树,拍了拍小草儿的后背,望着蛇王,

“没事没事,对了,我们现在在哪里?我昏迷了多久?”

蛇王竖着的金色瞳孔眨巴了几下,吐着信子,

“我们在狮领交易城外,这里是魔雾森林,你已经昏迷了一年有余了。丝丝~”

“一年有余?我已经昏迷了这么久吗?”

月明喃喃自语,轻轻的将小草儿推开,

“小草儿,以后别叫我主人了,每次听着都怪怪的,以后叫我月明就行了,”

小草儿抹了抹因为激动而留下的眼泪。

“主人是觉得这么叫不好吗?你就是我的主人呀,”

月明苦笑的看着小草儿,

“叫月明感觉好一点,”

小草儿睁着明亮的大眼睛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以后我就叫你的名字月明啦!”

蛇王看着月明和小草儿,突然苦恼起来,自己一直都是被蛇王蛇王的叫,却是连名字都没有,要不要取一个好听的名字呢?